手机版

首页> 户外游记> 正文

斐济——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9-08-30 19:53   来源:网络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2019年7月16日-22日

斐济——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电影《楚门的世界》中美国著名的喜剧演员金凯瑞饰演的楚门有一个愿望就是去斐济,因为他的初恋女友全家搬到斐济去了,当然,那些关于他的女友全家搬到斐济去的话仅仅是一个骗局。然而,正是主人公对斐济的执着引起了我心里对斐济的无限向往。

斐济是一个被上帝眷顾的群岛之国,拥有300多个大大小小的岛屿,被环状的珊瑚礁包围,是世界上著名的潜水圣地,因为有无数奇奇怪怪的鱼儿在清澈的海水里畅游,大海也就变得五彩斑斓了。清凉的海风吹拂着椰林,洁白的沙滩留下串串脚印,原始的木屋掩映着落日余晖,这些美景不禁让人感叹“天堂也不过如此”。

第一天:

在香港转机,10个小时才能到达这个位于南太平洋上的岛国斐济,也是地球上见到第一缕阳光的地方。斐济航空的空姐大都是黑胖的大嫂,耳边夹着一朵红红的朱瑾花(也叫扶桑花,斐济的国花),身着墨绿色花纹的筒裙,凸显出她们黝黑的皮肤和健硕的身材。这趟飞机每排有8个座位,由香港航空、中国航空、东京航空、英国航空联运,也就是说来自中国内地、香港、日本、英国的游客都在香港出发,飞往斐济的楠迪机场。虽然斐济的首都是苏瓦,但是旅游景点都集中在楠迪,因此,游客往往乘机去楠迪,然后坐船或水上飞机再去外岛。

从武汉坐飞机去香港只需要1个半小时,11:35的飞机,刚刚坐稳,空乘人员就开始发放午餐,吃完后稍微休息一下,1点多就到达香港机场。行李是直接托运到楠迪,所以在香港等待转机的3个小时就绰绰有余。香港机场的免税店里的化妆品比内地专卖店的便宜很多,就拿安热沙小金瓶来说吧,60ml的小金瓶港币195元,折合人民币170元,而内地的专柜价格为298元,连京东自营的特价也要213元。

终于熬过了飞机上的10个小时,斐济航空提供了晚餐和早餐,5点多的早餐时间对应的北京时间是凌晨1点多,吃得太早了,以至于到了楠迪后,肚子又饿了。在飞机上填写入境申报单时就在纠结,食品到底能不能带,因为带的是纯蔬菜的方便面和面包,不知道是否需要申报,药品(胃药、感冒药、消炎药)是否需要申报。正在犹豫不决时,听到飞机上华裔空姐建议邻座的乘客最好填上申报这一项。但是事实上,过海关时只需要交上申报表,行李过安检机器就可以了,并没有开箱检查,也没有细问携带哪些物品。之前因为看到攻略上写的海关检查非常严格,以至于我没有带多少食物到斐济。

7:10下飞机,8:30出机场,一进入机场大厅就有原住居民头戴鲜花,手弹吉他,唱歌欢迎游客,每个当地人都是BULA的问候声,这种打招呼的方式也是斐济的特色。

出发前在游多多上购买了“海豚旅游”的往返外岛的船票,填写了码头大巴接送的地址和时间,于是出了机场后在对面的盖特威酒店门口等大巴,其实在主岛的住宿是可以选择在这家酒店,价格比喜来登便宜多了,而且出门也方便些。因为出机场的过程太顺利了,当然也因为楠迪机场太小了,即使中途在机场大厅的ATM上取现600斐济币(折合人民币2000元,手续费15元,后来证明是用不上这么多现金,还剩下300多斐济币,再换回人民币时就损失了不少),还在沃达丰买了含3G流量7天有效的电话卡两张(人民币65元一张),这些也是在游多多上提前购买的。最后使用的总结是不需要额外买电话卡,酒店里的WiFi是免费的,主岛酒店的WiFi信号很好,外岛的酒店WiFi也是免费,就算信号不好,也不需要用流量卡,因为外岛整体信号接收差一点。

带有Molala Cat标识的大巴车准时到达盖特威酒店,司机确认了乘客姓名之后就上车出发了。50分钟的车程到达码头,兑换船票时只需要确认姓名,不需要出示护照,然后工作人员统一将行李先送上轮船。因为斐济距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特别近,又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游客来自澳洲的占大多数。一个多小时后船靠岸,同样是原住居民载歌载舞地欢迎仪式。罗马尼酒店只对成年人开放,不允许18岁以下的入内,私密性较强,Lomani在斐济语中的意思是“爱”,所以这家酒店是情侣度假的好去处。码头入口处是种植园酒店,以亲子度假为主,可以看到许多父母带着孩子在沙滩上打排球、挖沙堆城堡。

罗马尼酒店只有30间房,有10间房分上下两层,是园景房,价格稍低一点,其它的房间都是独立的木屋,面朝大海,与海滩相通,从庭院可以走到海边。房间的面积很大,沙发和茶几正对着外面的草坪,大床的背景墙上是白色的扶桑花,屋顶中间一根三角形的大梁用棕色的麻绳缠绕,有点像非洲部落的装饰风格,屋内灯光昏黄、朦朦胧胧。房子与房子之间都没有连在一起,隔音效果很好,在屋内既看不见也听不见邻间的住客。

罗马尼酒店只有一间餐厅,早餐是自助式,中餐和晚餐都是点餐。淡水游泳池在餐厅前面,现在这里是冬季,温度20-28度之间,经过白天日晒后的水温正好游泳,只是正对着餐厅,有一种被围观的感觉。太阳落山的时候,景色美极了,像一颗咸蛋黄凝固在空中,海边的椰林也被镶上了金边。

有的客人选择坐在靠海边的椰树下,服务员殷勤地端着菜单和饮料过去。夜幕降临时,烛光点起,餐厅的歌手浅吟低唱,一些就餐的老头老太太跟着唱起来,氛围很好,但是晚餐的价格可不便宜。一份鸡肉香菇粉丝,38元斐济币;服务员推荐的牛肉饭,79元斐济币。吃了这么贵的东西,不敢再点饭后甜点或沙拉了,开胃菜和酒水也不敢点。酒店提供两大瓶的斐济水,洗浴用品都是大名鼎鼎的纯洁斐济(pure fiji)。(后来直到快离开的时候才知道洗衣是免费的,打扫房间、更换毛巾和被单等是需要提前在门上及床上挂牌子的。)

半夜醒来走到屋外,顿时被空中一轮金黄色的圆月美到了,月光倾泻在静谧的椰林中,微风轻拂在茫茫的海面上,耳边响起低沉的波涛声,星星点点点的灯火在眼前闪烁。月光、沙滩、海浪、椰树,还有远处的灯火,这正是我所想要的生活。

第二天:

今天上午酒店组织了reef snorkeling(礁石浮潜),这是一个免费的活动,酒店几乎每天都有这种浮潜活动。罗马尼公主号载着约30来个游客和2个工作人员,船驶向大海中央的时候,蓝绿色的海水被马达螺旋桨激起白色的浪花,阳光热辣辣地晒在脸上、胳膊上、背脊上。我被晒得龇牙咧嘴,但又不好意思披上防晒服,只好把浴巾搭在背上,借此阻挡一下日光的亲吻。船在礁石边停下来,大家纷纷戴上脚蹼和潜水镜跳下去了。工作人员的心可是大啊,浮潜是没有指导的,也没有绳子从船上牵引,只是给了我一件救生衣。后来也多亏了这件救生衣,我在刚刚下水的两三分钟后,仅仅低头看了几眼水下的珊瑚礁,就喝了几口海水,那种湿湿咸咸的味道立刻呛入了喉咙,非常不舒服,心里头就发慌了,连忙朝着船的方向游。同船的游客大都来自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有日本和韩国,这些来自岛国的游客神态自若地在海水里游泳,拿着相机拍摄珊瑚礁,而此时的我只能坐在甲板上远观。回程时经过一片长条形的沙滩,正在海中央,海水被分割成蓝色和绿色,那些不怕晒的白种人穿着比基尼冲向沙滩,在炙热的日光下晾晒身体。

正午时分,岛上的游客们纷纷走出房间,到泳池边晾晒,甚至搬着躺椅追着日头,哪里的阳光最强烈,他们就把椅子搬到哪里。而我是躲在树荫底下,因此我住的那间屋子前面庭院的躺椅就羞答答地藏在椰树底下。

自助早餐的品种不多,面包片、黄油、麦片、牛奶、咖啡、水果等只有两三个品种供挑选,当看到邻座有人向侍者点煎鸡蛋饼时,不知道会不会另外收费,因为自助餐厅里没有看见,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询问,因此没有冒昧去点。(后来才知道鸡蛋饼和自助面包片等属于二选一的早餐,是含在房价内的。)

中餐点的鱼和薯条,香炸可口,火腿肉汉堡味道也不错,价格适中,一共65元斐济币。餐后无需立即结账,只需要报上房间号,在侍者拿来的账单上签字。

罗马尼酒店的水上运动项目大部分是免费的,游客可以自由地划船。我因为不知道那些船怎么用英语表达,还费了一番周折。paddle boat 是指用单人桨划的筏子,kayak是指皮划艇,hobie cat sail是指帆船。孔雀蓝色的海水清澈见底,黑色花纹的小鱼在水下欢畅嬉戏,这美好的景色惹得我冒着烈日站立在筏子上,用桨轻轻拨动水面,看似悠闲的样子,实际上几次因站立不稳而掉入水中。水只到小腿,可以站起来,幸好早餐后换上了泳衣。

晚上参加酒店的卡瓦仪式,在每个周三,酒店都会举行斐济原住居民的迎宾仪式,即卡瓦仪式。昨天在房间里看到酒店的邀请函时还在想到底参不参加,因为住店的游客大部分来自西方国家,我与他们在文化和经济上的差距太大,很难沟通,而且在餐厅点餐时就感到西方人的酒吧文化很浓,他们可以点一杯酒,然后举着杯子与陌生人聊上半天。

卡瓦仪式开始之前,餐厅的服务员提着一篮子红色的扶桑花,在客人的耳边插上一朵花,同时招呼客人入座。接着经理带领大家走到草地上,开始破冰的自我介绍。大约26对住客中有三分之一是来这里度蜜月的,而且意大利的情侣选择这里度蜜月的最多。可是意大利也是蜜月圣地啊,大概人们总是向往着另一个地方吧。有几对新西兰的游客也是这里的常客,有的是在这里过结婚周年纪念日。上午一起参加浮潜的两对亚洲面孔的游客分别来自韩国和日本,而晚上参加活动的就只有那对韩国的游客,总的来说,亚洲人在这种场合显得很拘谨。我站在草坪上,端着酒杯时就只能独饮,一副举措不安的样子,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使得我放不开。

宾客们在酒店经理的指引下围坐在草席的两端,年长的两对游客被安排坐到正前方的椅子上,他们充当家长的角色。接着,三位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围着草裙的斐济男子跪坐在椰子树下的草席后方,主持人介绍了一番卡瓦仪式的来历,然后由斐济族人给四位家长敬酒,口中喊道“布拉”(意思是问好),击掌三次,客人双手接过碗,一饮而尽,然后族人再喊“马扎”(意思是喝完了),击掌三次。在整个过程中,全场所有人都一起喊“布拉”或“马扎”,一起击掌。给家长敬酒之后就是给在场的客人分别敬酒了,如此循环一周,大家都高兴地大喊和鼓掌。卡瓦酒是由树根熬成汁,掺水制成的,味道淡淡的,如同大麦茶。仪式之后是鸡尾酒会和自助餐,餐厅里有四张长桌,游客们自由入座,然后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按照座位的次序排队进餐厅取餐。虽然进场的有五十多人,人们取餐的速度也比较慢,但是没有人插队,也没有抱怨声,连催促前面的人快点的声音都没有,餐厅里的次序井然,闲聊中没有大声喧哗,西方人的文明素质的确比中国人高出一些。进餐过程中,种植园酒店的本地员工组织的歌舞团队来表演节目,他们哼着歌、弹着琴、跳着舞,一阵热情的“布拉”问候语,节目最后大概合唱了一首歌曲,虽然听不懂斐济语,但是感觉是宗教类的歌曲,而且是分几个声部的合唱,歌声悠扬动情。

第三天:

今天尝试了划独木舟,在这里被称作皮划艇(kayak),而且还分为两种:玻璃底的和不透明的,说是玻璃底,实际上就是船底有一个圆形的有机玻璃,可以看到水面。上午潮汐涨起来的时候,把小舟推向水中,然后挥着船桨左右划水,小舟借着风力在海上漂浮。与桨板船(paddle boat)不同的是,皮划艇的船桨是双头的,人坐着划船,而桨板船的船桨是单头的,像撑篙一样,人站立或跪在船上划水,类似于竹筏。帆船应该更有趣一些,完全不用桨,掌舵看风向,但是工作人员只给有经验的游客提供此项目。

斐济大名鼎鼎的Cloud9(九朵云)酒吧是一艘停在海中央的大船,有两层楼,用白色的帆布搭起遮阳棚,甲板上有沙发、桌椅及靠垫供游客或坐或卧。一楼的吧台售卖酒水,有中英文菜单,许多来自主岛的游客报了一日游的团,专门到这来尝鲜猎奇。酒吧现烤的意大利披萨非常受欢迎,据说味道正宗,我就亲眼见到有一家四口坐快艇来这儿点份披萨吃。酒吧里的顾客除了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之外,最喜欢的就是从二楼平台上跳海,然后从水里爬上来,再接着往海里跳。有一对夫妇带着四个小孩子一遍遍地跳到海里,爬上楼梯,接着跳下去,就像是在公园里玩滑梯一样兴奋。我在酒吧里坐了将近两个小时,见到这一家人就这样不停歇地玩跳海游戏。许多青年男女卧躺在船舷边的沙发垫子上,女性无论胖瘦黑白,一律穿着比基尼,大胆地展示身体,而男性穿着宽大的沙滩裤。酒吧里也有些中国游客,跟团游的大部分人拍照打卡后就离开了,留下来的也是百无聊赖的样子,花费两百多元人民币(79斐济币)到这家酒吧,难道就是为了看这群“疯子”跳海的吗?酒吧里面禁止自带食物或酒水,因此来了后不仅仅是刚才提到的路费了,还要买饮料,最便宜的一杯柠檬水也得20元人民币(6.5斐济币),不收现金,只刷卡(银联卡、信用卡)。在酒吧似乎是为了看海,实则是看这些“醉生梦死”的人吧。

在植物园度假村的小卖部里买了方便面和饼干,结账时报上房间号和签单,照样是不收现金的。植物园度假村里的房间主要是家庭套房,一栋栋小平房连起来,院子里有吊床、秋千、滑梯等儿童游乐设施。小孩子们骑着自行车在度假村里穿来穿去,但是他们骑到罗马尼酒店的禁入标识处的时候就会掉头往回走,即使那里没有保安执勤,也没有铁门阻隔,可以想象得到西方人的守规则和讲原则是从小培养出来的。

第四天:

今天上午还是出海浮潜,不过比前天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要去的海域有海豚,因此今天的活动也叫狩猎海豚(safari dolphin)。出海时工作人员提了两大壶柴油,供往返使用,果然返程时两壶油都用尽了,试想一下,如果在半路上没油了,岂不是要我们游回来?在海中随着波涛起伏,船颠簸得愈发厉害,有时一个浪头打过来,海水溅到甲板上,靠着栏杆的游客就得往里面躲。然而就在这么大浪涛中,有人在玩冲浪,旁边有快艇跟着。这时海豚也现身了,成群结队地在海浪里穿行,黑色的背鳍时不时地露出海面。海水十分清澈,彩色的珊瑚礁就近在眼前,仿佛隔着一层玻璃,实际上海底很深,只是这儿的水没有污染,清澈见底。

罗马尼度假村的游泳池正对着餐厅,那些西方人总是在游泳池边上的休息区躺着看书,吃饭的时候他们也是在那里点餐,然后由服务员送餐过去。我本来打算在泳池里游泳或者水里泡一下的,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就不好意思,我想那些人到泳池来就是为了躺着晒太阳的。

下午参加了酒店的椰子展示活动(coconut demo),大概我是最积极参加活动的,前天下午的土灶活动(LOVO)只有3对游客参加,昨天下午的九朵云酒吧(cloud9)只有2对游客参加,到了今天下午的活动就别无他人了,看来大家都在泳池边、沙滩上晒太阳。前台工作人员拿起一只椰子,用木棍的尖端把外皮剥开,然后用长刀柄敲开椰子,里面的硬壳裂成两半,就成了盛放卡瓦酒的碗。椰子汁入口清凉,有股清香。工作人员说这是成熟后从树上自然落下的椰子,因此椰子肉有点老,于是他用木柄上的铁齿轮刮下雪白的椰子肉,像白色的木屑,放在口里咀嚼,像被榨过汁的甘蔗沫。工作人员示意我用手抓起一把椰子肉,挤出白色的乳汁,也就是椰奶,味道比椰子汁更加香甜,而且手上涂了一层油,就是护肤的椰子油。这几天的酒店组织的免费活动介绍了斐济人传统的生活方式,包括生火做饭、椰子加工,都是非常长知识的。

预订的日落巡游(sunset cruise)因云层太厚而被取消了,这样也好,节约了每人55元斐济币的自费,当然也可能没有其他客人报名,毕竟出海一趟的油钱不少的。

正在椰子林中闲逛时,对面走来一对情侣,年轻女子热情推荐去观景平台,他们刚刚从山顶走下来,兴奋地描述山上的美景,说可以看到岛的全景。于是就去爬山,应该是这个岛的最高处,而且非常安静,远眺碧海蓝天,静观椰林摇曳,俯视如雪沙滩,可惜太阳挣脱不出厚厚的乌云,没有看到落日晚霞。

第五天:

罗马尼酒店的清晨宁静而美好,昨天晚上刚刚下了雨,海面又上升了一些。今天是离开的日子,早上到前台办退房手续的时候,看到餐厅的工作人员在打扫卫生,他们慢腾腾地把树叶扫到一边,掸掉坐垫上的沙子,微笑问好。我坐在餐厅里享用早餐,倾听小鸟在枝头啾啾,海面上依然停靠着两艘船。离岛之前,罗马尼的工作人员合唱一首歌曲,用当地语言唱的,歌词虽然听不懂,但大致是表示欢送和感谢之意,这种用唱歌的形式表示欢迎和送别大概是斐济酒店的标配。

喜来登度假村在靠近船码头的丹娜绕岛上,与其他几个五星级度假村都连在一起,规模庞大,设施齐全,餐厅、泳池、游乐场、高尔夫球场、排球场、网球场、商店、咖啡馆等等比比皆是,因此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到达的时间虽然才上午10点钟,但是酒店安排入住,房间当然比罗马尼的小多了,而且空调启动的时候轰隆隆作响,窗户是封死的,屋内一股新刷的油漆味。通向外面草坪的那扇门正对着餐厅,一打开就听见餐厅的空调风机轰隆声,因此也不能打开通风。

丹娜绕岛上有两种公共交通工具:威斯特巴士和布拉巴士。 威斯特巴士的路线是往返市中心和岛之间,一元的票价,先绕着岛上的五星级酒店转一圈,在各个度假村门口接送游客和工作人员,然后售票员下车,出岛后开到公路上,沿途有村民上下车,最后到达市中心的唯一商业街(皇后大道)。布拉巴士是草棚车顶,敞开式的观光游览车,只在岛内行驶,都是游客在乘坐,在各个度假村随上随下,八元的一票制,还有周票和月票。

楠迪市中心有两家大型超市(Jack’s and Pround),招牌醒目地立在皇后大道的入口,出售生活用品、服装、食品以及纪念品之类。当地居民在那里主要购买日常必需品,游客大都去看当地唯一值得购买的椰子油护肤品,卖的最火的是纯洁斐济品牌的手工皂、乳液、洗漱用品,当然还有斐济出产的其它品牌、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品牌。网上卖的比较火的UGG的靴子也有卖的,但是样式很丑,质量也是优劣难辨,而且到这样一个靠近赤道的热带国家来买严冬才会穿的雪地靴本身就是一个笑话。斐济的黑珍珠也是主打的旅游纪念品,据说价格不实在,也没有见到多少人去买,而且当地人更是没有佩戴珍珠饰品。街道上不停有出租车司机拉客,印度人为主,而且还用中文打招呼,果然中国人的旅游实力很强哦。在街角一家中国人开的小餐馆里吃饭,价格很合算,一大盘鸡肉土豆块加上一碗米饭,只需要7元,牛肉盖饭也是这个价格。在斐济的印度人很多,街上有许多印度人开的餐馆和商店。这条街道的尽头是一座印度教的神庙(萨布拉马尼亚湿婆神庙),游客需要付5元的门票钱,当地居民不用买门票,往往在门口买些贡品(椰子、香蕉、扶桑花)带进去。售票的老头指着我的衣服,递给我一块纱巾,要求我围上。我还特意穿上了超过膝盖长度的七分裤,大概他认为裤子没有遮住脚踝。我脱下鞋子,赤脚进去看了几分钟后就出来了。从外面也可以看得见彩色的神龛,因此大部分游客是不会购票进去的,我出来时就看到了四个白人青年嘻嘻哈哈地在庙外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驾车离开了。

神庙是一个中界点,往左去首都苏瓦,往右去村庄。步行一个多小时后看到斐济文化村的牌子,路上都种植着甘蔗,斐济最大的制糖厂就在附近,蔗糖是斐济的主要出口物资。村庄是以前的旧址,居民搬到了更远的地方,因为下雨低洼成灾,这块地方就保留下来作为参观表演之用,也被称为斐济文化博物馆。白天门票是20元,夜场门票是156元(含有表演和晚餐),夜场往往是旅行社带团来。一名老者自称是村长,得意地说他接待过多个中国旅游团。村长从铁笼子里抓出一只蓝绿色的多爪怪物,我还以为是巨型蜘蛛,但这是椰子蟹,是当地美食中最出名的食材。村内保留的一间间茅草屋分别是厨房、编织作坊、客厅、起居室等。村长说,岛上的钻木取火仍然是一项传统技能,因为岛上经常下雨,火种留不住,现在岛上的男子必学此技能。于是就观看这项传统技能表演,一位脸上涂着炭迹的男子用木柄在原木上摩擦出火星,然后用椰子壳盛着干树叶和椰子外皮的草絮,吹着一点点火星,慢慢燃起火苗。女子多在家里制陶和编织,原始的工艺品粗糙朴实。出来后等了好久也没有见到公交车,也没有明显的站牌,于是坐出租车回酒店,11元钱,这里的出租车规规矩矩营业,没有宰客。

晚餐时间到了,游客们都冒出来了,餐厅里一下子人满为患,尤其是那些怀抱着婴儿,或牵着宝宝的年轻父母都来了,这里就像是澳洲的后花园一样。相比较而言,罗马尼比这里安静多了,一分价钱一分货啊。海鲜自助餐89元一人,而且还是因为是第一天入住的顾客,才从原价优惠了20元。服务员引导入座时询问是要斐济水还是要雪碧,我回答是要斐济水,结账时发现自助餐点的水是要收费的,超市里卖两元的斐济水在这里卖14元,那么这里的服务员故意引导额外消费。晚餐的菜品丰富,各种鱼虾蟹、牛肉、火腿、烤鸡,还有各式甜点和面包蛋糕饼干,但是既吃不惯生鲜,又觉得西点甜的发腻,夹了一块披萨,尝了一口立马被腻住了,青瓜和炸虾条还可以吃一点,其它的要么太咸或太甜,要么太油太腥,总之不合口味。餐厅外有甩火球之类的杂耍表演,海滩边点着火炬,也就是每晚7点的亮灯仪式。这里的夜晚太喧嚣了,酒吧、餐厅里音乐嘈杂,一直嗨到半夜还不停。

第六天

喜来登度假村的住宿含早餐,依然是自助式,品种很多,但是也吃不了多少,面包黄油蛋糕之类的吃了几口就觉得肚子胀了。

上午的海边安静了很多,那些来度假的游客大都起床较晚,只见到几个晨跑的人。这时在海边散步十分惬意,太阳还没出来,海边的风很大,海浪拍打着礁石,击打起层层白色的浪花。

太阳正大的时候,游客们又纷纷出来晒太阳,游泳池里泡水,海边的躺椅上日光浴,打沙滩排球和水上排球的,都玩得正嗨。椰林深处有一个宽阔的高尔夫球场,草地被太阳镀上了一层金边,草儿的绿对应着天空的蓝,白云悬浮在当中,一幅精致的相框画。沿海的草丛上有人用石块堆砌了三只海龟,小石块装饰成眼睛和嘴巴,海龟一家三口在巡游。与泳池边的儿童乐园相比,这里的景色更美,空旷的草地和坚硬的礁石应该是海岛本来的模样。

在前台预订了送到机场的出租车,45元,对于15公里的路程来说,这个价格太高了。

这次斐济旅游让我感到蚂蜂窝上的攻略和游记有许多不实之处:首先,买的电话卡7天3G的流量卡实属浪费,网上说酒店的WiFi信号不好,因此需要购买流量卡。但是,罗马尼酒店的信号虽然差一点,但是也是免费的。喜来登酒店的信号极好,沿着海滩都可以用到酒店的WiFi。在市中心也几乎不需要网络,因为只有一条主街道,不可能迷路,就算用谷歌地图或者百度地图,也找不到公交线路。其次,住在喜来登酒店里含早餐的房价实属不值,根本吃不了多少自助餐的食物,而且酒店里也有售卖食品的商店,可以买面包牛奶麦片之类的当早餐。而且如果点餐的话,价格不会比房费内含的早餐价格高。离店的那一天早上就没有来得及在餐厅吃早餐,大厅里准备了蛋糕、牛奶、苹果作为简易早餐。再者,在楠迪主岛没有必要住在五星级度假村,完全可以住在市中心的快捷酒店,每天坐1元钱的公交车到码头和丹娜绕岛,和住在海边的游客一样可以看到海景。主岛上所有的水上项目都是收费的,游泳池的水很浅,人很多,大部分人都是在戏水。最后,出机场后在ATM上取的现金太多了,因为担心信用卡被盗刷,打算在楠迪用现金消费,可是离境前仅仅只用了一部分(总共取了600斐济币,吃饭坐车买门票加上购物也没有用到一半),剩下的300多元在斐济机场兑换回人民币,因为汇率差价损失了一些,后来想想应该全部兑换成美元的。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户外游记